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美女人妻犬调教
美女人妻犬调教

(一

  在黄子婷昏过去的同时,对面的吴太太本来已经要叫出来,但是她忍住了。

  吴太太名字叫张美智,也是个美人胚子。老公是船员,一次出海常常两、三
年。因为对门的关係,她平常跟黄子婷的交情不错,几乎无话不谈,碰到这种事
情,她知道不能声张。

  她冲上前:「子婷……妳怎幺了?」

  黄子婷无法答话。

  她扶起已经昏过去的黄子婷,找到钥匙,开了锁,进了黄子婷家门。她让黄
子婷躺在沙发上休息之后,迅速将楼梯间的秽物清理乾净,然后又回到黄子婷的
家,黄子婷已经稍微醒转,嘴里发出了「唔、唔」的呻吟声,似乎很享受。

  她揭开黄子婷的嘴巴的胶布,拔出了她下身的按摩棒,整个按摩棒已经被黄
子婷的淫水弄的湿淋淋一片。

  「子婷,发生了什幺事?」吴太太关心的问着。

  「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先帮我把绳子解开……」黄子婷哭着,对吴太太说。

  「这种丢脸的事,麻烦妳务必帮我保持这个秘密……」黄子婷抽抽咽咽的将
经过情形一五一十地告知了吴太太。

  「没问题的!子婷。」吴太太承诺了。

  「要不要报案啊?不然便宜那个淫贼。」吴太太问了。

  「不、不要,这样就会被知道……」黄子婷哭着跟吴太太说。

  「好吧,那你先休息一下。」

  听到吴太太的话,子婷闭上眼睛暂时休息一下。

  吴太太坐了在沙发上,开始看黄子婷那几张照片,每张照片都看的她面红耳
赤,但是看照片的同时,她的呼吸开始急促,张美智开始觉得全身发热,好像陶
醉的闭上眼睛,微微张开闭上的嘴,右手隔着衣服捏住充血变硬的粉红色乳头,
抬起了一条腿,左大腿离开了原先紧贴着的右大腿,软绵绵地靠在了沙发上。

  张美智的一只手离开了那堆照片,然后伸到裙子下面两腿中间,毫不犹豫地
掰开了那三角裤,在很低的所在寻找一个处所,好像找着了,然后在那上面停留
了一会儿。她的左手在下身的花瓣找到敏感的凸起物开始揉搓,可爱的嘴唇好像
在说什幺话但听不到。

  「嗯……噢……」她的手指在阴蒂不断搓揉。不久,她索性翻起裙襬,拉下
粉红的内裤到膝间,更加激烈地揉弄肉缝及阴蒂。

  张美智正沈醉在性慾的旋涡中,手指不断在自已的花芯内蠕动,掀扯着发胀
的肉芽,稠密的蜜汁不断地涌出,沿着丰腴的大腿流下,在灯光下反映出诱惑的
亮光。纤细的手指飞快地在肉洞中进出,张美智忘形地呻吟着:「啊……啊……
啊……」浑然忘记了身边的一切,所以连有人开门的声音,她也不知道。

  「妳在干什幺?」

  一句话将张美智拉回现实,原来进来的人是李伯启,他看见张美智美丽的俏
脸布满了红晕,膝上还吊着一条亵裤,心中明白这位美人妻正在手淫呢!

  本来闭着眼睛在休息的子婷也吓了一跳,整个人睁开了眼睛。

  她看到眼前的人:「老……老公,你怎幺突然跑回来?」张美智整个人则是
呆在当场,不由自主地竟然达到高潮,洩了满腿的淫水。

  李伯启不答话,沈着脸看了看室内的情形,看着散落一地的照片,他铁青着
脸,不说话,只是一张一张的看,然后对黄子婷说了一句:「妳这个贱女人!」
他发狂似的,拿起原本散落地上的绳子,将黄子婷紧紧的綑好。

  「老公,不要……」黄子婷拼命摇着头,但是李伯启迅速的将她綑好,一些
小指粗细的白绳在她丰满的胸部上、下缠绕,其中几根将她乳房绑住,将很丰满
的胸部托高不少,然后将她的嘴巴贴起来,乳头夹上晒衣夹,之后,李伯启转向
呆在一边的张美智。

  「吴太太,没想到妳看了这些照片自己手淫,你是不是很想这样啊?」李伯
启淫淫笑着说。

  「不!没有……」张美智已经吓呆了,她只能从嘴里吐出这几句话。

  她起身想跑,却一个脚软栽倒在地,正好倒在李伯启身前,双脚大大张开,
已经湿润的小穴大大暴露在李伯启眼前。

  「吴太太,你都湿成这样了!」李伯启将手指伸到张美智的胯间,摸了摸,
将湿淋淋的手指凑到了张美智眼前:「这是什幺啊?吴太太……」

  张美智羞的将脸别到一边。

  「唰!」的一声,李伯启就将张美智身上的衣服扒下来,此时张美智一丝不
挂的身体展露了出来,她的乳头上居然挂着金色的乳环。

  李伯启拿来绳子,「你要干什幺?不……不要!」张美智挣扎着,大喊,但
身材娇小玲珑的她,哪里能逃得出李伯启的魔掌,绳子紧紧地綑在她的身上,绕
过脖子,在她乳房上下綑绑,绕了几圈。

  「啊!痛……」绳子的捆绑摩擦让张美智痛得哭了出来。

  不久,张美智的乳房就被绳子綑绑而益发凸出。张美智因为乳房上、下绳索
的摩擦而发出一声轻轻的哼叫:「啊……太过份了!」

  绑好了张美智,李伯启对她说:「妳给我乖乖在这自己自慰吧!」

  看着在一边不断颤抖的黄子婷,李伯启撕下了封住她嘴巴的胶布,封住了张
美智的嘴,然后对黄子婷说:「给我跪下,贱人!」

  黄子婷慢慢的跪下身子,嘴里不住的说:「老公,原谅我……」

  李伯启沈着脸问道:「这些照片谁拍的?」

  黄子婷抽抽咽咽的说:「是……是我以前的男朋友……」

  「啪!」一个耳光重重的摔到黄子婷的脸上,痛得她眼冒金星。

  「没想到妳这幺贱啊!老婆,妳还真会瞒我,瞒我这幺久,我还不知道妳是
这幺淫蕩呢!」

  「呜……」黄子婷哭了出来:「老公,我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不用解释,贱女人,妳喜欢这样我就这样对妳啊!妳这个骚、母、狗!」
从李伯启嘴里突然缓缓吐出这几个字。

  这句话说的有如五雷轰顶一般,直冲黄子婷的脑门。

  「刚……刚……那个人是你?」黄子婷颤抖着身体问着。

  「哈哈哈……正是!」李伯启哈哈大笑,望着黄子婷:「我早就想把妳变成
一条骚母狗了,哈哈……邱子哲是我最好的朋友,妳不知道吧?是他把照片给了
我!」

  邱子哲就是黄子婷死去的前男友。

  李伯启抽出皮带,狠狠的打在黄子婷丰满的乳房上:「打死妳这贱女人!」

  乳房受到鞭打,不住颤动,乳尖铃铛的声音不断「叮噹、叮噹」响起。

  「啊!痛啊……」黄子婷痛得用双手遮着胸部。

  皮带不留情地打在黄子婷的手上,黄子婷痛得把手拿开,乳房又重重挨了一
记,火热的痛感使她流下泪,丰满白皙的乳房马上出现红色的鞭痕。

  她痛得受不了,哭着说:「老公,你要我怎样都可以,我错了,我隐瞒你,
要我当母狗也可以,我不配当你的好妻子,你要怎幺样我都愿意,求求你别再打
了……」黄子婷跪在那边,嘴里说出这些话。她已经豁出去了,只想赶快结束这
样的痛苦。

  李伯启听到这些话,停下鞭子,温柔地用手爱抚着黄子婷的乳房,说:「老
婆,我也不愿意打妳啊,妳答应什幺都愿意做是吗?」

  黄子婷说:「是的,老公……」

  「好,那妳在这上面签名吧!」李伯启拿出文件对黄子婷说。

  原来那是一份『离婚协议书』及『母狗誓约书』!

  黄子婷看到『离婚协议书』,「老公,我不要离婚……」她用哀怨的眼神望
着李伯启恳求着。

  李伯启大力拉了黄子婷乳尖的夹子,痛得她掉泪。

  「妳签不签?」

  黄子婷只好含泪签下『离婚协议书』及『母狗誓约书』。她从此不再是李伯
启的妻子,而是李伯启的母狗。

  「哈哈哈!妳以后就是我的骚母狗了,以后你就叫婷奴好了……」

  「老公,求求你……」

  「啪!」皮带又打在黄子婷乳头,「叮噹、叮噹」声再度响起。

  「妳要叫我啥啊?骚母狗,我已经不是你老公,要叫我主人!」李伯启对黄
子婷命令着。

  「主人,婷奴求主人一件事,求主人放了吴太太……」黄子婷屈辱的说出这
些话,帮吴太太求情着。

  「放了她?」李伯启对着在一边的张美智说:「戏演完了吧?我的美奴。过
来主人身边!」李伯启命令着。

  「是的,主人!」张美智对李伯启说了这句话,然后对着子婷笑了笑,随即
蜷缩在李伯启的脚边,用美丽的脸庞磨蹭着李伯启的大腿:「主人,骚母狗美奴
好想要呢?」

  「妳……妳是……他……的……?」黄子婷看到这一幕,狐疑地问着。

  「我是主人养的骚母狗啊!」从张美智嘴里缓缓送出这句话。

  李伯启随即拿出项圈套在张美智的脖子上,「我养这条母狗半年了,哈哈!
没想到吧?」李伯启对黄子婷说着。

  「你……你们,设计我?!……」黄子婷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,她没想到
老公背叛她,连她最好的朋友都跟她老公搞上了。

  「呜……」她只是在那边哭着,『我被设计了!……』她脑中一片空白,什
幺都无法去想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(二)

  黄子婷脑中一片空白,她什幺也无法想,只是「呜……」的一直哭着,泪水
充满了她那可爱的小脸。这时李伯启开口说了:「美奴,去妳家把母狗的装备拿
来!」

  张美智听了这些话,「汪……汪……」两声之后就四肢着地,用爬的到对面
去。不一会儿,她就嘴巴啣着一个包包来,然后两手曲起跟肩膀同高,用蹲着的
姿势,在李伯启身前。

  「乖狗狗,做得很好!」李伯启拍了拍张美智的头,称讚着。

  李伯启打开了包包,拿出了像狗爪般的套子,共有四个,分别套在张美智的
双手以及双脚,又拿出一个有两个狗耳朵的绳子,绑在了张美智的脸上,跟张美
智说:「让婷奴看看,母狗如何跟主人打招呼。」

  「是的,主人。」张美智听到了李伯启的命令,用嘴巴把李伯启的裤子拉鍊
拉下,李伯启那个已经怒胀充血的阴茎就弹了出来,然后张美智将她的嘴巴凑到
李伯启的阴茎上,一把吞下龟头,开始吸吮着。

  「婷奴,好好看着啊,等等要帮我吸啊!」李伯启转身对着黄子婷说着。

  「不、不要啦……」黄子婷别过头去,不想看。

  李伯启拿出鍊子套住黄子婷脖子上的狗项圈,把她的头拉了回来,「给我好
好看着!」李伯启命令着,然后对张美智说:「可以了,换婷奴来吸吧!」

  张美智把脸离开了李伯启的阴茎,娇嗔的说:「主人,美奴想要。」

  「等等再给妳,妳先拿这支双头龙去用!」说着,李伯启将电动双头龙丢给
了张美智。

  张美智听到李伯启的话,乖乖的把那只双头龙的一端插入她那已经湿润而流
出一堆淫水发亮的肉穴中,开动开关到最大,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电动双头龙的振
动让她嘴巴发出甜美的娇喘。

  李伯启拉了拉黄子婷脖子上的链子,强行把黄子婷拉到他的胯下,对黄子婷
命令道:「吸吧,骚母狗!」

  黄子婷拼命的摇头抗拒,因为她从来没有帮男人吸过,就算前男友邱子哲如
何的变态虐待她,她也从来没有把男人的阴茎放入自己的嘴巴过。

  「妳是不懂自己的身份吗?骚母狗!」李伯启拉紧了黄子婷的狗项圈上的链
子,皮带又打了在黄子婷那娇嫩的白皙乳房上,使得那乳头不住晃动着。

  「痛啊!主人……」黄子婷觉得乳房传来一阵阵的灼痛:「好,我吸……」

  她张开嘴将李伯启的龟头含在嘴里。跟张美智的吸吮方式不